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勾心曲 > 正文 第十九章 風雨中激戰正酣

正文 第十九章 風雨中激戰正酣

新書推薦:世界想殺我渡妄我修煉有外掛赦令符穿越女配重生紀實魔能星海這個魔帝強得離譜全能下人圣鷹崛起我家萌樹超甜

    這二十天,為了讓青竹更快的康復起來,莫箏每天吩咐廚房給他做補品,自己也會為他熬制藥膳,總之都是大補特補,把青竹清癯的面龐補得潤澤透亮,明顯較之以前肉了一些,但這并不能妨礙他不怒自威的氣場,也不是特意發火,簡單幾個字,就足以讓溫暖春天立即變成臘月寒冬。

    莫箏看向他:“我不是讓你好好休息,不許下地走動嗎?快回去!”

    敢命令他的普天之下也只有莫箏,就像模糊記憶中上輩子敢命令他的只有她,在莫箏說話的時候,她仿佛看到了兩個女孩子的身影慢慢重合,只是,轉瞬即逝,兩個身影都不見了。

    他恍惚了一下,如同被抽走了靈魂,大腦瞬間空白。

    他微頓了頓,說:“沒事了,再躺下去沒法見人了。”他邊說邊捏捏自己肉嘟嘟的臉蛋,心想是不是沒有以前好看了,這樣的形象,她看到自己也不會認識的吧,不行,從明天開始,必須吃素了。“況且,有人敢在我府里行兇,我怎么坐視不理。”他轉眼看向阿昀,“你要殺人報仇,我不管,但別讓我的宅院染上鮮血。”

    阿昀閉上眼睛,表情痛苦萬分,他下不去手,他真的下不去手,他不能讓佩劍割破姐姐的脖子,他很難過,也很無助,是她讓娘親在氣憤憂慮中走的那樣匆忙,而他,卻連這么簡單的事都做不到,此時此刻,他覺得自己就是廢物。

    阿喬身子哆嗦著像篩糠一般,臉色蒼白如紙,表情倔強,兩只手微微攥著拳頭,仰著脖子,也不求饒,只等著佩劍割破血管。但她還是緊張的,并沒有察覺,劍刃在剛才青竹說話的時候就已經離開脖子半寸。

    而因為角度的關系,路竟眼看阿昀手中的佩劍顫抖著,稍不注意就要出人命,他緊張起來,但此刻不能大喊大叫,于是,他曉之以情,動之以理:“阿昀,你姐姐為了救你,命差點就沒了,也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同時失去了做母親的資格。她錯了,她大錯特錯,甚至那樣卑鄙殘忍的手段對待大娘,罪不可恕。但,姐夫能不能求你,你殺了我,讓我代替你姐姐。”

    “路竟,你別說了,這是我們姐弟之間的事,你不要插手。”阿喬用了很大的力氣才說完這幾句話,身子已經在搖搖欲墜,她死命咬住嘴唇,讓自己清醒一點。

    “當”的一聲響,阿昀扔掉了佩劍,仿佛扔掉了最沉重的枷鎖和束縛,這一刻,他是輕松的,同時也是困惑迷茫的,他這么做,是對的嗎?

    上天對這個女人的懲罰,已經足夠了,這樣就能讓娘親活過來?他心里頭還是矛盾的,不甘心的,該不該如此,他也說不準自己心底的聲音是怎樣的了。

    “走吧,你們都走吧,別再回家,別讓我看見你們。”阿昀沉默了半晌,才終于從牙縫里擠出這話來。

    “阿昀……”阿喬還什么都沒說呢,就身子一歪,“撲通”倒在了地上,阿昀下意識的伸手彎腰,卻已經被路竟抱起來了,看了看他:“謝謝,謝謝小舅子寬宏大量。”

    阿昀冷冷地笑了:“我一點都不寬宏大量,你聽清楚,等她醒了,你告訴她,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她!”

    阿喬的眼淚流到了鬢角,止不住的抽噎起來。

    阿昀轉身,眼睛通紅,吼道:“快走!”

    青竹怒道:“你以為這是你家呀,快走?你也快走吧,你們一家都給我滾出去!馬上!”

    他喊的太大聲,震的傷口疼,用手捂住,莫箏說:“哎呀,你發什么火?我說了算,誰都不許走,今天就睡在這,明天不管結果如何,你們就該走就走吧。”

    回了房間,青竹撇嘴:“哼,你真愛管閑事,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什么時候開始?”

    “子時。”莫箏答。

    然后,她從袖口里拿出了曲譜手帕,認真的看了起來。

    她并不確定,這勾魂曲到底什么時候在她身上的,只知道,她輪回到這一世,是為了完成上一世沒有完成的使命,至于是什么使命,她其實并不清楚。

    勾心,勾心,也許應該是這樣。

    入夜,室內靜可聞針,外面卻烏云遮天,風雨欲來,閃電將黑暗的夜空劃破,樹上棲息的夜鶯撲騰了兩下翅膀,看著一只肥胖胖的老鼠“刺溜”跑了過去,也沒飛下去。

    莫箏是沒有睡熟的,她仿佛聽到了隱隱約約的動靜,是刀劍相碰的聲音,不太確定。

    她迅速的穿上了裙裳,變出雙刃大刀往外走……

    在館主府外,大門兩邊分別站著兩名守衛,都是城主為青竹挑選的,武功高強。

    他們都有徹夜不眠的本領,警覺性非常高,這些年來,幾乎沒有人敢來這里,因為都知道館主不好惹。

    今天,守衛們仍然盡職盡責,長得都算周正,表情嚴峻。

    驟雨狂風即將來臨,讓他們都變得緊張起來,伸手不見五指的夜色,兩男兩女手上的兵器寒光刺眼。

    突然,守衛女子之一看到了遠處有一排森綠的眼睛,正快速的向他們靠近,另三個人也都看到了,都將兵器舉起來,擺出架勢,只等了一會兒,群狼就已經狂奔過來,一場惡戰不可避免。

    濃墨一般深沉的夜空,被刀光劍影斬開了一道道亮光,十幾只狼卻只是匆匆的和他們過了幾招,就都敗退逃走,它們剛剛離開,那尖鼻子,尖嘴,尖耳朵,身上長滿凸起的怪物就像一座大山一般出現在幾人面前,守衛們正待出手,又一女子走了過來,竟然是一身白衣的阿綽,她沒有戴上帽子,眼睛上的花紋發出紫色的光。

    這時,莫箏也過來了,看到阿綽,非常意外地問她:“阿綽,你這是什么意思。”

    阿綽說:“我不想傷及無辜,阿昀是不是在這,讓他出來!”

    “他不在。”莫箏說。

    “少騙我了,我知道他在這,還有阿喬和路竟都在,讓他們出來吧。”

    “你想干什么?”莫箏不悅的問她。在她家門口,也敢這么裝!

    阿綽就是不肯說:“讓他們出來,我們的事自己解決。”

    青竹聽到聲音,就也悄悄的跟著莫箏,聽兩個人的對話到這里,走出大門,向要行禮的守衛伸出手制止,然后對阿綽說:“我不管你們之間有什么恩怨,都不許在我這里解決,趕快離開,我不想再說一遍。”

    “我忍了二十天了,已經夠了,讓他出來,讓他出來!我要將他碎尸萬段!”阿綽幾乎跳起來大喊大叫。

    莫箏說:“有什么事,等明天。”

    “我等不了!”

    “你能打過我,我就讓你見他。”

    怪物晃了晃腦袋,鼻子上噴出一股濁氣,它看了看阿綽,阿綽說:“你別動。”她說完變出螺旋紗,就這樣和莫箏打了起來。

    她兵器不錯,但功力不行,莫箏沒有用太大力氣,就把阿綽打地連連倒退,卻還是硬生生的過來,根本沒有準確的招式,完全就是胡亂地打一通,就像不會武功的人在打架,她臉上憤怒地表情不讓人害怕反而讓人感到滑稽可笑。

    莫箏對自己有信心,現在已經接近尾聲,她一邊看阿綽猙獰的面孔,一邊忍不住笑了起來,笑的傾國傾城。

    她兩個小梨渦在青竹眼里,是那么順眼,讓他的心仿佛融化了一般,讓他又想起了前世的她來了。

    阿綽卻惱羞成怒,可也真的累到精疲力盡,看了眼怪物,并點了一下頭,然后后退幾步,露出冷笑。

    青竹立即變出青竹劍,在怪物就要奔向莫箏的時候,迎了上去。

    阿綽的本事,他一看就知道不是莫箏的對手,但這個怪物不太一般,居然可以死而復生,想必不是想象中那么好對付。

    他們兩個將怪物打地不知東南西北,阿綽也歇夠了,加入到打斗當中。

    護衛們之前看館主和夫人打怪物應該是一定不會落下風,但現在的形勢,讓他們必須出手相助。

    夜色越來越深,電閃雷鳴,暴雨如注,他們冷的都直打哆嗦,但沒有一個停歇的,反而越戰越酣。

    “都住手!”終于,阿昀走了出來,他簡單的三個字就讓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青竹擔心的看著莫箏,莫箏摸了一把臉上的雨水,笑著搖了搖頭。

    “你終于出來了,很好,我們的事也該到了解決的時候了。”阿綽走過來,仰頭看著阿昀。

    “我們?我們早已不是戀人,還有什么事沒解決?”阿昀覺得這女人這時候來,竟然是同她說這件事甚是可笑。“你來了也正好,你害死了我尚未出生的外甥,也差點害死了我姐姐,我還沒去找你呢!”

    “你姐姐做的事,本來就該死,你應該謝謝我,為你娘報了仇!”

    “這是我們姐弟之間的事,你算什么東西插手?”

    “就憑我一直放不下你,你的事我就有權利管。但,二十天前,我的女兒沒了,我就開始恨你,恨你!我要殺了你,為我的女兒報仇!”

    那天,阿晫的頭磕在了地上,回到家里就變成了原身,沒過一個時辰就枯萎了。雖然不是親骨肉,也撫養了兩百多年,她傷心欲絕,好幾天都還無法從悲痛中走出來,并把自己一時失手造成的悲劇怪到了阿昀頭上。

本文網址:http://www.nyrcgy.tw/book/101889/4384476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101889/43844765.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狂神萬古神帝劍道獨尊滄元圖吞噬魂帝武動乾坤萬道劍尊至尊修羅終極斗羅天阿降臨

新利记赛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