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落月西斜盡 > 寒蟬凄切 第七十七章 前塵2

寒蟬凄切 第七十七章 前塵2

新書推薦:赦令符全能下人穿越女配重生紀實我修煉有外掛圣鷹崛起我家萌樹超甜魔能星海世界想殺我渡妄這個魔帝強得離譜

    “不要一口一個白玉。”

    若卿越聽臉越黑,又氣又無奈,但又不能讓這丫頭覺得他在開玩笑,便收起自己的隨和,目光幽幽周身釋放冷氣,居高臨下看著角落中正條條是道地分析的蘇合香。

    原本那種談笑生風夾雜馬車外面的寒氣,一陣陣滲到假作云淡風輕的人身上,展示著降下冷氣場的主人已經生氣了。

    “蘇合香,你可知,你一口一口咬著牙說的白玉,是你娘。”

    “呵……你看,你果然知道。”

    “看著我,香兒。”

    蘇合香并不想看他,她抗拒任何人的眼睛。

    眼睛有時候是人心的窗戶,但是真正的表演者,眼睛最是能說謊話。

    “看著我!”若卿命令道,聲音突然加重,連在外面趕車的余糧石都忍不住回頭看一眼內部。

    “香兒,有的東西忘記了,再想起來,是很痛苦。但是我們都不是小孩子,死的人已經死了,我們——你,還有我,才是那個任務的希望!你當真不記得我了?嗯?你忘干凈了么?你敢回答我么?”

    “忘記了又如何?!記起來又如何?!讓我想起我娘是怎么被勒著脖子,一點一點的被拖進囚車?讓我想起當時地上的血有多紅?想起那天,整個京師的人們是怎么指點她的嗎?!”

    她聽不進去話,一如當初事發之時。

    五六歲,剛剛記事的年紀。白玉深知自己已逃不掉,只想回去見蘇合香最后一面,但當時御林軍早已埋伏在聚頭點,就等她落網。彼時蘇淵去了西域,并不在場,快馬加鞭夜以繼日回來之時,所有的事已經塵埃落定。

    蘇合香受到的打擊太大,目睹生母被抓捕,知曉母親被斬立決,身邊最親的人卻只有自己二叔。那段時間,黑屋子是她待的最多的地方。見到的每一個人,她都以為是要去抓她、抓她母親的人。

    最后,蘇淵找來若卿的母親——傳說中的人魚,請她消除了蘇合香內心最恐懼的記憶。

    所以她忘記了自己的娘親,十多年。

    內心的疤措不及防撕開,血淋淋一片。

    若卿知道,只能等她冷靜,安撫道:“你再靜靜吧,等到了天涯閣,再說后面的事情。姨母的事情,總要有個了斷。”

    “你不必出去,這點小事,我也不是小孩子了。你的娘親——”蘇合香叫住正躬身要出去的男人,她低垂著眉眼,淡淡說著:“你的娘親,也在那里吧?所以你才去祭拜她。那天是她的忌日?”

    她這是想開了?

    若卿并不忌諱和蘇合香談論這樣的問題,他自己就回想過足夠多次,也不計較這一次。于是他又坐下,順著小孩子毛一樣,跟著蘇合香的話題說下去。

    “母親與人結合,生下我之后,身體就漸漸不如從前。之前和姨母一起出海,偶爾還能回到海里,但是事發那兩年,發生了太多事,身體每況愈下,就算去了深海,也無濟于事。為了找到姨母,她們動用了天涯閣所有力量,但最后到的時候,已經遲了。于是,母親就利用碧沙潭原有的陣法,在里面建造了地陵。”

    “既然找到了,那為什么不告訴我,我娘的事……”

    若卿一針見血:“你當時過于脆弱。”

    “到了后來,為了你的安全,我們也就沒有去找你。更重要的事情是,天涯閣的人基本都是以化名出現,而姨母就是蘇府主母的事情,是最高層的機密,所以自我娘親去后,就基本沒有人知道你到底是誰、到底在哪了。我對你的記憶,也就只剩下小時候那幾面之緣。”

    馬車吱嘎聲漸趨平緩,若卿打住閑聊,扭頭沉聲對外面問道:“怎么了?”

    蘇合香跟著看過去,只聽見烏鴉撲騰嘶叫的聲音,隨后余糧石遞進來一個紙筒。

    “公子,加急信。”

    若卿回頭看蘇合香一眼,后者也知道自己或許還沒有到能聽機密的程度,自覺打算封閉五識。若卿卻已經若無其事的轉回去,展開紙筒中密封送達的信件。

    只寥寥數語,但表達的東西足以驚動四面八方。

    蘇合香疑惑看著他。那人薄薄的兩片唇溫而潤,顏色稍淺,吐出的聲音也依舊那般悅耳,笑道:“白商陸反了。連帶著吳家,也扯上了販賣兵器的罪名。立國有點名氣但凡和白商陸有過交集的商鋪都被緊急封查,民怨沸騰。”

    民情也好,軍事也罷,都不如這平地驚雷一張紙上的訊息。

    那可是滿門抄斬的重罪,是要誅九族的!

    蘇合香在這般混亂的思緒中,腦海里第一時間想起的人,卻是白通,那個平時只知道屁顛屁顛跟在她和蘇長容身后的少年。

    她翻身下坐塌,蒙頭就要出馬車:“我要走!”

    “來不及了!”若卿端正坐在那里,也不刻意攔她,只陳述事實。

    “立國京師距此數千里,這條消息就算比旁人來的快,但信鴉飛到這,也至少兩日。你再怎么擔心誰,就算趕回去,怕也于事無補。”

    “難道就這么干坐著什么都不做么?!白叔叔他瘋了!為什么突然想起造反?!”

    “他才沒有瘋,相反,他清醒得很。”

    蘇合香瞇起眼:“你什么意思?”

    “當初出賣了姨母的人,就是白商陸!”

    立國某山間

    庭竹叼著根狗尾巴草,仰頭望天。身下的馬匹沒有主人特意鞭笞,也就越發倦怠不肯勤奮趕路,學著自家主人,有一搭沒一搭,高興了就提蹄子做本分工作,不高興就呆呆站著,馬尾巴甩得老高。

    “小棕啊~你說師父到底去哪了哎?全都出來了,沒理由他出不來啊……難不成又把我忘了?自己有隨便撕空間跑了?不至于啊我不是他的寶貝徒兒嘛?!”

    小棕并不能回答他,鼻孔朝天呼呼吹氣。

    前面有個茶棚,來往人不多,庭竹摸摸自己干癟的肚子,決定下馬覓食。

    老板是個小老頭,不高,更像侏儒,滿臉皺紋,牙齒泛黃、參差不齊,但人很熱情,見庭竹身上衣著打扮,就知道不是一般山野村夫,殷切地把他引到最干凈的一個桌子邊上。

    “小公子要點啥?”

    庭竹友善一笑,把包裹放在小老頭擦了很多遍的桌子上,坐下問:“老大叔,有沒有什么好吃的?”

    “啊,有面條、白粥、老面饅頭、餛飩,小公子想要點什么?”

    “來碗面吧,麻煩老大叔了!”

    頂點

    

本文網址:http://www.nyrcgy.tw/book/103804/4384476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103804/43844767.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狂神萬古神帝劍道獨尊滄元圖吞噬魂帝武動乾坤萬道劍尊至尊修羅終極斗羅天阿降臨

新利记赛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