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奶爸戲精 > 第六十五章 這個天后不認識

第六十五章 這個天后不認識

新書推薦:等你音訊全無相思蝴蝶雨晴天小小小男傭我家那位是大神其實我是富二代十年靈犀名人們的神奇生活都市極品小閑農天降狗糧:宋總撒糖請低調我的人生變成了通關游戲

    景月妃也在看報紙,那家伙的文字變成了鉛字,她心里很是歡喜。

    噠噠噠,小可愛從外頭跑了進來,一頭扎進媽媽懷里,小嘴兒扁扁的,大眼睛里閃著委屈和害怕,小小的手往媽媽脖子上一抱,小臉蛋兒埋在媽媽肩膀上,小身子還在顫抖。

    “怎么了?”景月妃連忙扔下報紙,把小可愛抱起來,輕輕拍著后背,安撫道,“乖,媽媽在,媽媽在呢,不怕不怕哦,媽媽在呢。”

    “他們來了,要打豆豆。”豆豆抿著小嘴兒,都有點哽咽了,顫抖的更激烈了,斷斷續續地說,“要抱抱著,要媽媽抱抱著,要找爸爸,豆豆要找爸爸。”

    景月妃奇怪了,誰啊,能把小寶貝兒嚇成這樣?

    正要出門,外頭登登登的腳步聲傳來,還有胡萱的聲音:“兩位,小景不想見別人,你們……”

    “滾開,再廢話我讓她開除你!”熟悉的聲音傳來。

    景月妃柳眉微微一蹙,搖了搖頭。

    還有一個人的聲音,似乎在勸架,道:“盈盈,別那么著急,她是剛換的助理,跟我們不熟。”

    宋中書?

    他來干什么?

    景月妃俏臉瞬間冰冷,原來是他們,難怪小可愛會怕。

    “沒事兒,媽媽抱著,沒人敢欺負小寶貝兒。”抱著豆豆站起來,景月妃安慰著,目光落在半掩的門上,不出幾秒,門被人粗暴地推開,闖進一個微染了頭發,又剪成齊耳短發的女孩,二十三四歲,一米六多身高,眉目清秀,只是充滿了戾氣。

    她叫景持盈,景月妃的妹妹。

    “你想干什么?”一進門,景持盈就沖景月妃責問,不過,她心里還是畏懼這個冷冰冰的姐姐,沒敢靠近,站在幾米外喊,情緒很是激動,“你想干什么?還沒鬧夠嗎?”

    景月妃淡淡瞥了一眼面帶微笑的宋中書,這是個皮囊很上乘的男人,看起來很成熟,臉蛋很漂亮。

    目光落在景持盈臉上,景月妃哼的一聲,不悅道:“來為什么不打電話?”

    “我為什么要打電話?”景持盈把背在肩上的包扔在地上,甩了下頭,恨恨地瞪了一眼豆豆,嘲諷道,“你是天后,但別在我面前擺架子,我不吃你那一套。我問你,為什么欺負我朋友?為什么把宋中書取關了?”

    “去報警吧,就說有人私闖民宅。”景月妃向一臉為難,又震驚地看看景持盈,看看景月妃,似乎不相信這是一母同胞的胡萱。

    景持盈大怒,她知道景月妃是驅逐宋中書。

    “你……”她很憤怒。

    景月妃淡然一笑,親親小可愛,警告道:“你也不小了,該做點正事了,少跟不三不四的人往一塊鉆。”

    景持盈更怒,雖然她氣勢洶洶,可真不敢在姐姐面前真的無法無天,她可是會抽她的,去年她想把豆豆趕走,景月妃毫不客氣地給了她兩巴掌,臉都腫了。

    一把扯住胡萱,景持盈威脅道:“信不信我讓你在帝都站不住腳?滾,這沒你說話的份!”

    景月妃慢悠悠地走了過來,修長的手指在景持盈肩膀上點了兩下:“為你的不禮貌道歉。”

    景持盈連忙要掙脫,景月妃揪著衣服往懷里一拽,一巴掌抽過去。

    啪——

    “道歉。”她似乎沒有溫度的目光看著景持盈,小嘴吐出兩個字。

    景持盈梗著脖子,看起來死不悔改。

    “不用這樣,我就是……”宋中書連忙作勢要走。

    景月妃忽然叫住他,竟笑了笑,宋中書目馳神搖,連忙要報以笑容,卻聽景月妃說道:“我家寶貝兒的爸爸讓我帶句話給你,他說,他會廢了你,宋先生,好自為之。”

    說完,景月妃又拍拍景持盈的臉蛋,姐妹兩人很像,都是絕色,只是景持盈不像姐姐那么安靜。

    景月妃迅速道:“還有你,關蔭說,欺負過豆豆的,他一個都不會放過,在帝都,你最好別遇上他,好嗎?錢家的殺手,他反殺了六個還是七個?不用我提醒,你心里應該很清楚吧?現在我自己帶豆豆,他無所顧忌。”

    景持盈不由打了個寒顫,鼓足勇氣想反唇相譏,對上景月妃的眼睛,她就沒膽子了。

    那人真敢殺人,而且,他殺過人!

    江南錢家花錢找的殺手,被他撕碎了兩個,甩破麻袋似的,提著兩個人在墻上一頓砸,兩個人的上半身都沒了。

    她時常夢見那雙寒光閃閃的丹鳳眼,那是一雙一旦剔開就要殺人的眼睛,跟魔鬼似的。

    宋中書原本很不屑,一個連五十分評分都沒有的小角色,威脅他?

    可他這人聰明,景持盈有多渾,他可清楚的很。

    景持盈居然都被嚇住了,囂張氣焰被打的一點也不剩,這說明,那人真有弄死她的本事。

    那可是景一乾的女兒,能把景一乾的女人嚇成這樣,這么說來,那小子還有些不為人知的背景?

    宋中書就是這么想的,這世道,什么都要拼背景,個人能力?

    難不成,那小子還是江湖上的高手?

    哈哈,哈哈哈。

    陡然感覺有些冷,宋中書連忙打了個激靈,閃躲著的目光看到景月妃冰冷的目光,彷佛一桶冷水潑在身上,宋中書不自覺地彎下腰去。

    景月妃的目光里,有看破一切的平靜,是,是平靜。

    她有多愛豆豆,宋中書心里是清楚的。

    豬腰子臉出事了,就代表景月妃已經知道他們合伙虐待過豆豆的事情了,她要是報復……

    宋中書想都不敢想,他的家境,擋不住景月妃的報復,連景月妃的報復都擋不住,更不要說景一乾了。

    對,去找景一乾,他們是喜歡自己的。

    宋中書立馬打定主意。

    別的不會,嘴巴甜一點,給兩個老人說好話,他還是擅長的。

    沒料想,景月妃已經看破了他的心思,不以為意地哂笑一聲,淡淡道:“去了之后,別忘記提醒我爸,他要是有什么話,可以直接對我說,不用那么吞吞吐吐的。”

    她以為景一乾前兩次打電話是要讓她跟關蔭完全不來往。

    景持盈一聽,對啊,回家,跟爸媽說去!

    “我也很久沒回家了,我要回家,你松手!”景持盈掙了兩下,她每次都蓄滿了怒氣值來找景月妃,可每次都被她吃的死死的,她很不服氣。

    不服氣的后果就是,她挨打了。

    她心里清楚,剛才那一巴掌,既是為胡萱打的,也是為豆豆打的。

    想到豆豆,景持盈心里恨意又增加了不止一倍。

    可她不得不憋屈地承認,那個泥腿子發了狠了,除非先干掉他,要不然,她別想再欺負豆豆。

    想到那個泥腿子,景持盈就不得不想到時常入夢魘的那一場廝殺,她很害怕。

    景月妃松手后,單手很溫柔地給景持盈整理了一下衣服,笑容可親,道:“回去之后,給爸媽帶句話,錢家要聯姻,我覺著可以,你也該有個家了。還有,為你的朋友的安全著想,以后別跟他們往來了,江南錢家可是出得起請殺手的錢的,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我家豆豆爸爸的能力的,記住了嗎?”

    宋中書又打了個哆嗦。

    他不敢打景持盈的主意,就因為圈里有一個說法,說江南錢家要跟景家聯姻,誰敢打景持盈的主意,就是和江南錢家作對。

    景持盈怒了,大聲抗議道:“我不嫁,憑什么讓我嫁給錢家的人?我不去!”

    “那你為什么干涉我的事情呢?”景月妃在景持盈臉上捏了下,笑容親切的跟老阿姨似的,“好了,以后長點心眼兒,別被人當刀用,你沒當刀的本事,明白嗎?”

    景持盈氣結,她突然覺著好像自己已經不認識面前的景月妃,也不認識那個泥腿子了。

    怎么回事,他們怎么突然變得這么強勢?

    景月妃一貫強勢習慣了,可那個泥腿子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變得這么聰明,居然能看出他們對豆豆不好,還悍然出手了?

    久不回京,一切都變了嗎?

本文網址:http://www.nyrcgy.tw/book/71129/2381948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71129/23819482.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官運官場之風流人生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超級強者奶爸戲精官門韓三千蘇迎夏天命凰謀我的手機通萬界全球高武

新利记赛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