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奶爸戲精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掐指一算,這把妥了

第三百一十五章 掐指一算,這把妥了

新書推薦:郁色桔梗大國良匠修煉情緣之三世星神大明星請賜教史上第一女婿名門摯愛醫路無阻我能修煉一億次異界水果大亨你好,鄔先生

    《萍蹤俠影錄》一出,整個武俠世界清靜了。

    發文之前,諸如“驚世邪刀”之流,大概懷著報復社會的心思,書中情節,極盡虐主之能事,要說這種虐吧,你寫的好也沒問題,虐的主角看不到希望,讀者看著憋悶,那也行,要有一本超過《連城訣》的也沒問題,可關鍵問題是,寫不好,情節不通順,邏輯不通順,那就出問題了。

    驚世邪刀筆下的主角,幾次自殺都被好運氣給救了,給主角開掛當然沒問題,但你不能開弱智掛,動不動跑出來一個乞丐就是武林高手,肉鋪老板武功蓋世,偏偏還要給一無是處,連活著都不敢的主角送秘籍送寶藏,這不是腦殘么?

    也有些家國情懷的,寫的還真不錯,選題是北宋末年,朝廷有權奸,北方有敵國鐵騎,但主角或者說作者太謹慎小心了,總是企圖幫助宋江方臘等人,又不敢修改歷史進程,寫的束手束腳,讀者看得也頭暈眼花。

    這個時候,《萍蹤俠影錄》一出,萬書臣服。

    梁羽生老先生的文筆風流,那是不用懷疑的,《萍蹤俠影錄》作為梁先生最得意的作品,開篇卷首詞《調寄浣溪沙》足以驚艷。

    獨立蒼茫每悵然,恩仇一例付云煙,斷鴻零雁剩殘篇;

    莫道萍蹤隨逝水,永存俠影在心田,此中心事倩誰傳?

    “清寒吹角,雁門關外,朔風怒卷黃昏。”單這十四個字,一副邊關秋景圖已經躍然讀者面前了。

    李森最愛這個開頭,《萍蹤俠影錄》連載當天就在微博上發文,斷言:“一本《萍蹤俠影錄》,足以把武俠小說帶入主流文學行列了。”

    當時也有讀者納悶,這不是改編的蘇武牧羊的故事嗎?

    看到第一章末尾,不少讀者可就為《萍蹤俠影錄》提了一口氣。

    瑪德,這是寫大明朝的啊,皇帝逼死了大明朝的蘇武,這皇帝簡直昏聵的厲害,這可是當今皇帝的祖先,你這么寫人家祖先,不怕皇帝找你麻煩?

    皇帝哪來那閑工夫,看完報紙,哈哈一笑,說了一句話,被小太子給發到微博上了。

    微博上,小太子信誓旦旦地威脅關蔭:“你完了,我爸說,這小子活膩歪了,敢拿列祖列宗開涮,說不得要打屁股,哈哈。”

    不怕死的關蔭回了一句:“英主不怕后人說,怕后人說不英主。”

    得,這都給人挖坑了。

    還是小公主善良,連忙寬慰:“哪有那回事,我爸后頭還說了,這是要鋪墊大格局的寫法,估計后頭少不了要有奸賊假傳圣旨之類的。”

    這話說的好,但是你別加后頭那一句啊。

    小公主又補充一句說:“那小子求生欲強著呢。”

    連載至今,已經是第五章“名仕系人間亦狂亦俠,奇行邁俗流能哭能歌”,時已至今,原時空自然知道“亦狂亦俠真名士,能哭能歌邁俗流”的梁先生筆下第一奇男子張丹峰的真情寫照寫透了,可這個時空沒人知道。

    一部分人大約初窺門徑,但還真不好說,那坑貨坑著呢,天知道他到底要怎么寫。

    可武當梁真人坐不住了。

    不是,你黑武當派一次就夠了,這怎么還緊著黑呢?

    “為啥老逮著我們武當派不放啊,《白發魔女傳》武當派棒打鴛鴦,《萍蹤俠影錄》又冒出個青衣松石道人,居然還跟綠林道上的沆瀣一氣,這不能忍啊!”梁真人微博上哭訴,“要不然,我派張真人的棺材板兒都要壓不住了。”

    關蔭心里話,那我哪知道,估計梁老先生對武當派特別不待見?

    中午的時候,這貨給人家梁真人留言:“放心,以后都會給貴派扭轉回來,張真人一出,誰與爭鋒?”

    梁真人考慮半天,不對勁啊,我們武當派不只出了張真人一個神仙!

    仔細一想,梁真人動了肝火,廣場舞決賽快開始的時候,微博上點了名討伐關蔭:“你這個坑貨!”

    出家人戒貪戒嗔,這就算梁真人動了肝火了。

    微博下一幫網友紛紛安慰:“不要緊,就當是給那坑貨提供素材了,回頭把那坑貨抓上武當山,當著張真人的面賠禮道歉去。”

    按說這書寫到墓室中與黑白摩訶爭斗,那得問問勝敗如何,是不?

    可關蔭的書友們佛性,全被那坑貨坑出來的,你越問,他越不說,反正明天一大早就能看到連載了不是?

    今天晚上嘛,還是看看那坑貨怎么奪冠的,怎么說都是接地氣的廣場舞,誰都能跳,沒那么專業,看著學兩個套路。

    “以后遇到不講理的廣場舞大爺大媽,咱就跟他們斗舞,看誰跳得好,場子歸誰!”花骨朵對廣場舞算是深惡痛絕,又無可奈何,現在學了一招,覺著能派上大用場。

    斗舞?

    呵呵,你跟廣場舞大媽斗舞,那你就輸了,遇上不講理的,你越跟人家斗舞,人家越高興,大有“天上地下,沒人讓我怕”的人來瘋勁頭,真敢跟人家斗舞,能煩到你懷疑人生。

    吵吵鬧鬧等著抽簽,結果網友又被孔賀西那句“天不生關蔭,則廣場舞界萬古無明燈”給逗樂了,更樂的是那坑貨居然很謙虛地接了這句。

    “不要臉啊!”彈幕飛起。

    梁真人閑著沒事兒,也在看比賽了,實名認證的賬號發一句“掐指一算,第一輪妥了”,意思是,進四強沒問題了。

    大師,這還要你算?

    看著前邊五個隊伍居然用關蔭的歌曲,關蔭的套路,是個人都能看出來,這是模仿人家呢,你模仿再像,能比得上那坑貨?

    “今天要用新套路了吧?”關蔭帶著一幫大姑娘們登場,孔賀西很期待地問。

    關蔭想了想才說:“但是我要保密啊。”

    大哥,這都要比賽了,你還保密什么?

    “跳吧,跳吧。”孔賀西也頗感無奈,無往而不利的斗嘴,怎么就對這坑貨無效了呢。

    音樂前奏一響起,觀戰的大媽們瘋了,又是新歌,又是新歌,肯定又是新套路,你不是明星嗎?你不是要寫劇本嗎?為啥還跑來研究廣場舞?

    那沒辦法,年輕人,精力旺盛啊。

    “出賣我的愛,逼著我離開,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淚掉下來……”卓雅很有辨識度的嗓音,終于把神曲《愛情買賣》給帶到這個時空來了。

    那也不違和啊,那咋就違和了?降央卓瑪還唱過《走天涯》呢。

    這把的確妥了,歌是新歌,套路是新套路——人家《愛情買賣》是有專屬廣場舞套路的!

本文網址:http://www.nyrcgy.tw/book/71129/2630948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71129/26309486.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官運官場之風流人生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超級強者奶爸戲精韓三千蘇迎夏官門天命凰謀我的手機通萬界全球高武

新利记赛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