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奶爸戲精 >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突然淚崩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突然淚崩

新書推薦:娛樂圈引領者其實我是富二代十年靈犀我的人生變成了通關游戲都市極品小閑農美女總裁的超級女婿都市之贅婿兇猛我家那位是大神相思蝴蝶雨晴天小小小男傭

    劇組,景姐姐嘆息一聲,她大概都能猜出會是什么劇情了。

    “催淚彈。”景姐姐說。

    大伙兒不信,這貨在舞臺上,又是嘲諷人家外國豪車,又是反穿某某快遞的衣服,回頭還聯合李老給泡面打廣告,這就算是個嚴肅向的舞臺劇,這么短的時間內,能保證催淚?

    那得繼續往下看。

    趙姐姐沒說話,她在認真分析兩個演員的表演,到目前為止,李老當然精彩絕倫的表演能力壓關蔭一頭,但趙姐姐覺著,小師弟不是被壓,而是劇本設計應該要求他現在是這種被壓著的氣勢,他好像很理虧,底氣不足,難不成,真要表演一個無奈的劇?

    “想多了。”小師妹吃一粒瓜子,舌尖兒一墊,瓜子瓤歸小可愛,瓜子皮歸自己。

    趙姐姐不服,那倒要請教小師妹。

    “看著吧,沒那么簡單。”小師妹說。

    大師姐眼珠轉轉,小師妹還是有道行的,那按照她的分析……

    嗯?

    不對,這舞臺劇,是李老給關蔭搭戲,不是關蔭給李老搭戲,這是要表現關蔭的。

    這家伙,又給人挖坑了。

    網友顯然沒意識到這一點,有人在刷廣告:“喂,老壇酸菜面,敢多加一粒牛肉嗎?”

    還有人在起哄:“什么年輕演員第一人,還不是被李雪建吊打。”

    暫時吧,是不如李老那么讓人感覺驚艷絕倫,可這吊打一說,你認真的?

    “難道不是嗎?”持此論者信誓旦旦,“要不然,能跑去做飯?一切借助道具表演拖時間的行為都是耍流氓。”

    這就搞笑了。

    這不,張志中冒頭,微博上批評:“不知道這幫觀眾是水軍還是真傻,那一桶泡面,那就是一出戲,你認真點,安靜看不行嗎?”

    看啥?

    看做飯啊?

    有能耐你把廚房搬舞臺上去啊。

    關蔭是在做飯,但也不算做飯。

    泡面,泡一下就行。

    但他猶豫了一下,泡好后,看著在往里頭放調料,實際上沒放,倒往里頭兌了一大半冷水。

    這又是干啥?

    端著泡面,放在桌子上,關蔭回頭去找小凳子。

    老頭兒睜開眼,看兩眼,再看一眼泡面,吞了下口水。

    餓了。

    在臨時搭建的小舞臺上當然不可能有太詳細的布局,關蔭也沒露怯,很自然地繞過用來當墻體的屏風,在后頭稍微停留了幾秒鐘。

    哧溜——

    老頭兒急忙掀開泡面盒子蓋吃了一大口。

    水很涼,老頭兒表現出燙的不行的樣子,一口飯在嘴里倒過來倒過去幾次,眼睛看到墻后有一只鞋先出現,連忙扔下叉子緊緊抿著嘴巴,又在躺椅上假裝睡覺。

    這老頭兒忒可愛啊。

    關蔭也沒點破,端著凳子過來,在老頭兒面前坐下,拿起泡面,吸溜一口,點頭,嗯,香,再來一口。

    老頭兒坐不住了,摸摸肚子,但是忽然很萌。

    看著泡面,老頭兒抿了幾下嘴唇。

    “眼神里有東西。”焦老爺子提醒,“兩個人的眼神交流。”

    評委不用提醒,大屏幕上出現了兩個人的眼神交流。

    觀眾需要提醒。

    老頭兒就那么看著,很期待,很餓,很無奈,還有點任性,嘴里卻問:“好吃嗎?”

    觀眾:“不好吃!”

    沒能打擾到。

    關蔭又拉了一張凳子過來,老頭兒扶著桌子,一下子表現的很硬朗,坐下后,嘴皮子顫抖幾下,悄悄地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這是啥心理活動?

    “別急,往下看。”鮑老師倒是看出點門道來了。

    這小子,又給李老師挖坑了啊。

    關蔭的眼神有點小不忍,但現在多了不少狡黠。

    老頭兒的眼睛充滿渴望,對飯的渴望,還有一些絕決,一些抱怨。

    “榨菜,榨菜挺好吃。”關蔭把泡面塞給老頭兒,轉身,拿起榨菜,一找,沒找到缺口,立馬上牙。

    上牙好評!

    老頭兒自己先吃了小小的一口,然后,等榨菜來了,張開嘴,咕噥吃一口,手里的叉子卻挑起一大塊面條。

    面條很快滑落下去,有湯汁兒落在老頭兒臉上。

    老頭兒沒動,把臉湊到肩膀上,使勁蹭了兩下,嘴里咀嚼著手里的岔子狠狠從飯盒里挑起一大塊面條,任性地在里頭攪和了幾下,纏在叉子上。

    面條送到嘴邊,老頭兒咀嚼著,同時在面條上吹著涼氣。

    忽然氣氛有些沉默。

    這哪里是表演啊,這是老藝術家在給自己的兒子喂吃的。

    關蔭湊過去,燙的吸溜吸溜,一大口吃掉面條,點頭:“這個味道不是多好,就是便宜。”

    “三塊五。”老頭兒對此很認真,說完又重復了一遍,“一桶三塊五。”

    榨菜,泡面,吸溜吸溜吃幾口,關蔭推讓:“我吃飽了,你吃。”

    老頭兒跟固執,很努力地想挑起一大筷子面條,卻只挑起一點,分量太少,幾下就吃完了。

    在面條上吹幾下,老頭兒把叉子遞過來,就一個字:“吃。”

    “嗯,好吃。”關蔭吃一口,又扒著碗,大口喝一口湯,“這個湯也不錯。”

    老頭兒唏哩呼嚕吃了兩口,忽然,所有的動作都停下了。

    看著關蔭,老頭兒問:“要跑長途?”

    關蔭眼神閃爍了幾下,別過頭,道:“嗯。”

    老頭兒放下泡面桶,起身似乎要尋找啥。

    “我年輕的時候,也是跑長途的,我有個地圖,從帝都到羊城,路上我都熟,你帶著。”老頭兒步履又蹣跚起來。

    關蔭連忙阻攔,道:“這個不著急,我一定帶,一定帶,但是有一件事……”

    “我不去養老院!”老頭兒忽然爆發,一把把泡面桶打翻在桌子上,彷佛暴怒的獅子,又彷佛無家可歸的老鳥,很憤怒,但也很可憐,帶著祈求的口吻,他遠遠看著關蔭,說,“你不要送我去養老院,我就住在這。”

    “那你吃什么?”關蔭有些生氣,指著泡面碗,“就吃這個?”

    說著,他手忙腳亂找毛巾,里頭一大下子水,全都潑在老頭兒身上了。

    這一下,觀眾看得驚呼。

    那可是熱水啊!

    也有看出來的,贊美:“難怪剛才用冷水又沖又泡的,以為是沖走油膩味,原來是這個,惹事精有心了。”

    這哪是看這個的時候啊。

    “老無所依,太沉重了。”有覺著看出主題的網友嘆息,“可是深度有了,沒有剛才那三位牛人的表現,那是要被對比下去的啊。”

    觀音廟里沒討論這事兒。

    他們覺著,惹事精跟這么多老藝術家同臺較計,哪怕輸了,那也是勝利。

    黑粉水軍不足為道,那幫人,混他們的娛樂圈去。

    “但是總覺著差點什么。”花骨朵狐疑,這不應該是這樣啊。

    小桃花穩定人心:“先別著急,還有幾分鐘呢。”

    對啊,還有幾分鐘呢。

    “難道就看為要不要把老頭兒送到養老院而吵十分鐘嗎?”黑粉覺著,真敢這么來,那他們樂了。

    不過,這幫人學聰明了,沒眼見為實之前,這幫人現在可不敢提前下結論,要不然,非被惹事精帶到溝里去。

    那可是演節目都把一幫生產商拉出去黑的家伙啊。

    舞臺上,老頭兒很生氣,但語氣更帶上祈求的口吻了,說:“我喜歡吃!”

    關蔭氣道:“讓你吃好吃的你不吃,吃這破玩意兒你喜歡?你喜歡,我還不愿意呢。”

    “不要你管。”老頭兒氣勢再降,人老了,很多事兒都忘了,可他永遠就記著,這兒才是他的家,他說,“我在家,一桶面就能吃一天,我又沒你能吃。”

    關蔭被氣笑了,道:“你有錢嗎?”

    老頭兒拍拍口袋:“夠。”

    說完,老頭兒渾身都是泡面渣,卻往一旁的椅子上一坐,小孩子似的質問:“那地方有什么?我不去,我就在家。”

    關蔭故意說:“有好吃的。”

    老頭兒:“我就愛吃泡面。”

    關蔭提高音量:“有同伴!”

    老頭兒:“我喜歡一個人在家。”

    關蔭挑眉:“有單身老太太哦!”

    噗——

    焦老師剛喝一口水,全噴了。

    可李老沒噴,不但沒噴,還很固執的很傷心地問:“有我的兒子嗎?”

    “可是……”關蔭稍稍轉了一下身,眼眶瞬間紅了。

    老頭兒進一步念叨:“我在家,你回家還能吃一口熱乎飯,去外頭遛彎,我還有個盼頭,盼兒子回來,去養老院我盼啥?你回家吃啥?你又不會做飯。”

    忽然,老頭兒跳了起來,顫顫巍巍的搖晃著,連忙找墻上的表,嚷嚷:“小兔崽子,嘿,還沒到放學時間,你敢給老子逃課……”

    老年癡呆?

    不,老頭兒在耍賴。

    他什么都能忘掉,唯獨忘不掉兒子,忘不掉這有個家。

    他其實什么都看明白了,可他就是不想去過舒坦日子。

    養老院啥都有,可就是沒有兒子,那還去干啥?

    接下來該是斗智斗勇了吧?

    沒有,關蔭上去一把抱住老頭兒,眼眶里有眼淚,忍著,在眼眶里打轉,輕輕拍著老頭兒的后背。

    老頭兒劇烈掙扎,嚷嚷著要教訓逃課的小兔崽子。

    “我帶你去跑長途。”關蔭在老頭兒耳邊說,“我不要地圖,你就是我的活地圖。”

    老頭兒遽然停下掙扎。

    改劇本了?

    但是沒事兒,這戲,老頭兒會演。

    連忙推開關蔭,老頭兒吃驚地摸摸關蔭的腦門,又摸摸自己的腦門兒,特萌。

    “我是說真的。”關蔭拉著老頭兒坐下,開始擦身上的水漬,笑呵呵地道,“老頭兒,還記著二十年前,你開著大卡車,我在后頭睡著了,你沒找到,開著車一晚上跑了八百里回去找我……”

    bgm起。

    啥bgm?

    你牽掛的孩子啊,長大啦!

    《帶著父親跑長途》,微劇本。

    這誰頂得住?

    “老頭兒,你在的地方,才是兔崽子的家。”關蔭說著,抬起胳膊擦了下眼睛。

    父母在,人生還有來處……

    老頭兒呢?

    睡著了。

    安靜地,躺在椅子上,靠著兒子,老頭兒安靜地睡著了,可像可像兒子小時候靠著父親,睡的無比踏實了。

    你牽掛的孩子啊,長大啦!

    場上場下集體淚崩。

    總又那么一些感情,是能超過一切偏見和阻礙,順利到達我們每一個人的內心深處的。

    爸,你牽掛的孩子長大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奶爸戲精》,;”,聊人生,尋知己~

    

本文網址:http://www.nyrcgy.tw/book/71129/4054521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71129/40545210.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官運官場之風流人生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超級強者奶爸戲精官門韓三千蘇迎夏天命凰謀我的手機通萬界全球高武

新利记赛马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