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俠小說 >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 第九卷 帝國之想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手起刀落

第九卷 帝國之想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手起刀落

新書推薦:大魏廠公明尊楚門狼沙雕少女在線修仙誅神祭蒼生一劍平天逆轉長空戰魂長歌道茫記掙今朝

    眼見四下無人,吳應熊當即躬身施了一禮,“小王見過公主,今后咱們就是一家人了。”

    “誰跟你是一家人了?”建寧立即發飆,把鳳冠一扯,哼聲說了一句,不過下一刻,她不知想起了什么,臉色陡然便得溫柔起來,“哎呀,不好意思,妾身一時間還沒適應過來,沖撞了夫君。”

    這一轉變別說是吳應熊,就連慕容復也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愣愣的望著建寧。

    隨即便見她拉起吳應熊的衣袖,“夫君,良宵苦短,咱們這便去洞房吧。”

    說著不由分說的朝屋內走去。

    “洞房!”吳應熊心中一跳,不自覺的抬頭看了看天色,現在日正當空,哪里是洞房的時間,難道這個高貴大方的公主殿下想白日宣淫。

    心神恍惚之下,他被建寧拉扯著進了房間。

    暗處的慕容復不由心神一緊,難道建寧真的是水性楊花,這才分開沒多久,就纏上了別的男人?

    心中如此想著,他也閃身來到房門外面。

    屋中吳應熊仍是一愣一愣的,顯然還沒有完全回神。

    而建寧公主則端坐床上,臉上嬌羞無限的說道,“夫君還愣著做什么,難道要妾身替你寬衣?”

    吳應熊登時回過神來,稍一躊躇便說道,“這個不大好吧,父王還等著我出去招待賓客,不如咱們……晚上……”

    話未說完,建寧公主立即不耐煩的打斷道,“你怎么這么婆婆媽媽的,虧我還覺得是你個男人。”

    說著拂袖一揮,登時間,一道勁力憑空而發,將吳應熊卷了過去,摔倒在床上。

    吳應熊大驚,剛欲動彈,建寧公主袖中陡然飛出一條紅絲綢帶,如同靈蛇探路一般,瞬間纏上他的身子,捆了個結實。

    建寧公主把絲帶的另一頭栓到床頭,這才拍了拍手,有些得意洋洋的說道,“你老老實實聽話不就行了,非得吃些苦頭。”

    吳應熊萬萬沒想到建寧公主竟然身懷武功,而且還不低,方才雖然是吃了猝不及防的虧,但就憑這兩手,他自問光明正大的對壘也絕不是對手。

    他哪里知道,建寧公主自從得慕容復傳過幾手神足經后,一直都有修煉,到現在已經頗具火候,功力臻至一流上游水平。

    當然,若說建寧武功有多高,那倒不見得,她空有內力,卻沒正式學過武功,是以招數稀疏平常得很,如果真打起來,尋常一流高手,她都不一定打得過。

    “公主,公主!”吳應熊驚得大叫,“小人真的不能與您洞房,你饒過小人吧!”

    “哦?這是為何?”另一邊建寧公主不禁好奇的問了一句。

    吳應熊急忙解釋道,“小人只是慕容公子的一條狗,您與他勾搭……不,兩情相悅,您就是小人的主母,小人豈敢無禮。”

    他本想說“勾搭成奸”,但似乎有些不妥,又立即改口。

    這話聽在兩個人耳中,均是有些意外。

    建寧早先聽慕容復提過只言片語,但聽吳應熊親口說出來,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而慕容復本來已經開始懷疑吳應熊此前的表現是不是在演戲,而聞得此言,又打消了幾分疑慮。

    “公主,小人萬萬不敢有絲毫逾越,否則小命難保,還請公主放過小人,今日之事小人就當沒發生過,也不會上報給主人,今后你我表面是夫妻,暗地里則為主仆。”吳應熊見建寧有些不大相信,急忙連表忠心的說道。

    “主仆?”建寧公主眼前一亮,隨即閃過一縷堅定之色,笑瞇瞇的說道,“本來我還覺得有些對不住你,但你這么一說,我心里好過多了。”

    吳應熊一愣,卻見建寧公主也爬到了床上來,伸手脫他褲子,登時大驚失色,“公主,不可,不可啊。”

    叫聲之凄厲,表情之悲慘,完全就是一個即將被強奸的女人。

    屋外慕容復臉色難看到了極點,眼中一縷殺意閃過。

    就在這時,建寧公主突然從背后掏出一柄明晃晃的匕首,銀光閃爍,寒氣森然。

    見得這一幕的兩個男人都愣住了,吳應熊且不說,建寧轉變之快,如同翻書一般,他根本反應不過來。

    而慕容復則是愣在了原地,隨即面色大變,“不好!”

    “既然是主仆,你就乖乖做個太監吧!”屋中建寧公主冷笑一聲,手起刀落,其目標赫然是吳應熊會陰處。

    這要真刺下去,恐怕就不是太監,而是太監鬼了。

    電光火石之間,凌空飛來一道勁氣,“鐺”的一聲,將匕首彈開數寸,堪堪避過吳應熊的要害。

    “是誰?”建寧面色一變,轉頭朝外望去。

    而吳應熊卻是嚇得面無人色,嘴中無意識的喃喃道,“完了完了,我成太監了,我不要當太監,我不要……”

    慕容復這才推門而入,“是我。”

    建寧見來人是慕容復,不由松了口氣,隨即又有些不知所措,“我……我……”

    她正想解釋什么,忽然一陣“噗噗”聲響起,低頭望去,吳應熊下身處已是狼藉一片,竟然嚇得屎尿都出來了。

    “噫!”建寧公主嚇了一跳,眼中閃過一抹厭惡之色,急忙起身跳開。

    慕容復皺了皺眉,隨即松開,倒是忘了吳應熊本來就怯懦膽小,有此反應十分正常。

    “你干什么?”慕容復神色有些不悅的朝建寧問道。

    建寧手中的匕首早已不知扔到了哪,雙手十指絞在一起,微微低著頭,好似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子,“我……我想把他閹了。”

    聽到慕容復的聲音,吳應熊登時大喜,急忙說道,“主人,救我,救我啊!”

    慕容復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隨意揮了揮手,一道劍氣飛出,瞬間將其全身絲帶割斷。

    吳應熊恢復了自由身,又發現自己并沒有變成太監,自是驚喜異常,急忙跪倒在慕容復身前,“多謝主人救命之恩,多謝主母不殺之恩。”

    建寧公主聽得“主母”二字,心里泛起絲絲竊喜,看吳應熊也覺得順眼了幾分。

    “好了好了,你先離我遠點,你身上太臭了。”慕容復擺手道。

    吳應熊臉色大羞,依言退到了遠處,口中說道,“還請主人移步他處,小人這便叫人來收拾一番。”

    “你自己收拾吧,不要叫人來了,我在隔壁等你。”慕容復淡淡說了一句,便出了房門,轉身進入另外一間房。

    建寧公主亦步亦趨的跟在后面,什么話也不敢說。

    “我不是跟你說了,他不會對你如何么?”進到房中,慕容復淡淡開口道,言外之意卻是責問她為何還要對吳應熊出手。

    “我……我……”建寧公主遲疑一下,低聲說道,“我怕你不相信我。”

    慕容復聞言一怔,心里涌起一抹愧疚,先前那一幕,他還覺得以前看錯了建寧,甚至動了殺念,沒想到建寧卻是一心為他著想。

    實際上他確實有那么幾分不信任建寧,今日之事,若換做雙兒或是木婉清這些女子,他斷然不會產生半點懷疑。

    看著建寧公主一副患得患失、擔驚受怕的可憐模樣,慕容復心中一疼,“你是我的女人,我不相信你就是不相信我自己,你覺得我會么?”

    建寧抿了抿嘴,咬牙道,“你嘴上這么說,心里未必這么想,即便你現在相信我,時間長了,難免會有別的心思,還是閹了他,一了百了的好。”

    慕容復登時語塞,一時間竟找不出什么反駁的話語,過得半晌后,伸手把她拉入懷中,嘆道,“你啊,就算要閹他也不能在這閹,你……”

    話未說完,一陣腳步聲傳來,緊接著吳應熊走了進來,二人的親密舉動盡收眼底。

    一時間,氣氛陷入詭異的凝滯,慕容復沒想到他這么快進來,雖然早已挑明一切,但人家才是名義上的夫妻,當著人家的面這么做,難免有些尷尬。

    吳應熊登時臉都綠了,但很快反應過來,急忙低下頭去,假裝沒有看到,口中說道,“主人,小的來了。”

    倒是建寧公主臉色微動,反手環抱慕容復脖頸,整個人都緊緊貼在他身上,更加親密了幾分。

    慕容復微微白了她一眼,事已至此,他也沒有避嫌的意思,朝吳應熊說道,“我讓你辦的事,辦得如何了?”

    “回主人,您要的兵馬布防圖在我父王密室中,平常時候,除了父王根本就沒人能進去,就連小人也不行,不過小人曾見過那副圖,對山海關兵馬分布也頗為熟知,可以另造一份給主人,只是沒有原版那么詳盡。”吳應熊嘴中說著,盡可能壓低了頭,生怕看到什么不該看的畫面。

    慕容復沉吟半晌,“也罷,就這么辦吧,若有可能,你還是要取到那副圖才行。”

    “是!”

    “你妹妹阿珂現在何處?”慕容復話鋒一轉,忽然問道。

    “她……”吳應熊遲疑了下,“她好像惹怒了父王,現正被囚禁在西跨院中。”

    慕容復心里微微松了口氣,還想再問什么,忽然面色微變,改口道,“你先下去吧,我與公主有要事相談,你守在院外,不要讓任何人進來打擾。”

    吳應熊身子顫了顫,但還是躬身應是,退出房門。

    吳應熊一走,慕容復忽然把建寧抱開,緊了緊腰帶,沒好氣道,“你新婚丈夫就在面前,你還這么大膽。”

本文網址:http://www.nyrcgy.tw/book/74329/4384476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74329/43844766.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凡人修仙傳仙界篇凡人修仙傳求魔無限升級系統仙國大帝不朽凡人亙古大帝醫武神相仙武之無限小兵逆天邪神

新利记赛马电子游艺